六二书屋
繁体版

第三十四章 林凡赶到!

    而此时在寝室的苏沐雪三女则是焦急万分的将姚素搬到了床上,沈梦莹紧张的道:“怎..怎么办...要不要抓紧打120...”

    苏沐雪和李怡如也是乱了方寸,正常的确应该打120,可关键是这件事不正常啊!

    她们可是亲眼看到在姚素的肩膀上,可是有着一男一女两张充满鲜血的脸孔!

    “这种情况,送医院也是没用的!”

    正在这时,窗户那边突然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

    三人闻言娇躯一颤,本就是宛如惊弓之鸟的三人顿时吓得浑身一木!

    待得看清来人后却是眼前一亮,苏沐雪急声道:“姐夫!你怎么来了,而且还是在窗台上...”

    “我们寝室,可是四楼啊!”

    “额...”林凡不由一愣,随后一本正经的道:“我是爬上来的!”

    “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灵异的事情吧?”

    苏沐雪等人虽然对林凡的说法有些疑惑,但此时姚素的情况才是首要的,于是急声道:“没错!姐夫你快看看,姚素刚刚的肩膀上趴着两张十分恐怖的人脸,之后就昏迷了!”

    “我们该怎么办啊!”

    林凡闻言跳了进来,轻声道:“没关系,你们不要害怕,一切交给我就好!”

    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姚素的身边,苏沐雪三女则是下意识的闪开。

    虽然不知道林凡要做什么,但现在无疑是唯一的稻草了!

    当林凡看到姚素的脸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对方的印堂已经黑到宛如墨汁一般,而且身上的三盏灯已经只留有细小的火苗,随时都要熄灭一般。

    要知道人都有三盏火,这三盏火也是让人免除那些邪祟侵扰的关键。

    这也是为什么半夜如果听到不认识的声音叫自己名字时不要回头的原因,因为一旦回头便会熄灭肩膀上的一盏火焰,给邪祟缠身的机会。

    而且对方的脸色明显白的不正常,浑身上下都缠绕着浓烈的鬼气,明显就是被缠身不是一两天了!

    在苏沐雪三人惊讶的目光中,林凡将额头轻轻的抵在了姚素的额头之上。

    三人见状忍不住俏脸微红,心底升起一股淡淡的不适...

    而此时姚素的梦境之中,李柔儿和陈宫正手拉着手从尸体上飘了起来,双目流着鲜红的血泪,缓缓向姚素飘了过来!

    姚素则是吓得缩紧了身子,不停地朝后退,惨白了脸,唇不停地颤抖...

    此时她终于全部弄明白了,自己之所以会在葬礼上看到穿着鲜红色婚袍并一直诡异微笑的李柔儿的原因!

    原来是因为,她们全部都是被自己的祖先给害死的!

    所以在与自己姚家有关系的人死后她才会穿着嫁衣微笑,而自己则是被对方缠住,是来向自己索命的!

    姚素想逃,但却怎么也无法移动分毫,忍不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可即便如此却发现二人的身影还是那样的清晰!

    “哼!”正在这时,姚素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随后便感觉好像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这怎么可能...自己只是一个灵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姚素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虽然英俊但却被浓厚的黑眼圈破坏美感的脸庞!

    而自己的身子,此时正被对方抱在怀里!

    姚素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张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与除了父亲外的异性这般亲密的接触!

    随后猛地反应过来,现在并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在她的眼前还有着两个鬼怪!

    可当她转过头紧张的望去的时候,整个人不由愣住了!

    此时对面的李柔儿和陈宫哪里还有之前恐怖的模样,不仅眼里没了鲜血,甚至身子还在微微颤抖,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这怎么可能,没开玩笑吧!

    他们可是鬼啊,鬼还有什么可怕的么!

    林凡见状却是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淡淡的道:“看起来,你似乎知道我?”

    “既然如此,那些把戏就免了吧!”

    李柔儿闻言顿时牙关紧咬,姚素骇然发现周围的景色竟然在一点点的破碎,就连陈宫也化作了幻影消散!

    周围的一切全部变为一片白色,唯有她跟李柔儿和林凡漂浮在其中!

    “我自然知道你!”李柔儿望着林凡,不甘的道:“当代的走阴人,被称为历代之中天赋最强的人!”

    “在义父的口中,你是阳间最不能得罪的人!”

    林凡闻言皱了皱眉,沉声道:“既然知道这点,为何还要顶风而上!”

    “难道真的以为有一个鬼王做义父,我便不敢收拾你么!”

    “呵呵!”李柔儿自嘲的一笑:“你走阴人的大名在外,即便是鬼王亲临在你手上也讨不到好,我又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想法!”

    “我只是不甘!我等了一千多年,总算是等到了一个能够亲自抱负姚家的机会,又怎么可能会错过!”

    “我只是在赌,赌我杀死姚家这个后人之前你不能赶来!”

    林凡沉默一下,轻声道:“你做了一个毫无胜算的赌注,当你义父第一次为你隐去阴煞之气的时候,你就应该抓紧停手!”

    “说的容易!”李柔儿突然声嘶力竭的道:“他们姚家当年害的我和陈宫不能在一起,落得双双殒命的地步!”

    “我们是那般相爱,可结果却因为他们而相继自尽!”

    “为了报复他们,我忍耐了千年,如今机会就在眼前又怎么可能会放弃!”

    “只是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了你,原本以为在你赶来之前杀死这个姚家的后人已经足够了,可却因为想要让她更多的感受恐惧而浪费了一些时间...”

    姚素听的一脸的疑惑,娇躯忍不住往林凡的怀里轻轻的靠了靠,这是她此时唯一有安全感的地方了!

    林凡闻言则是摇了摇头,轻叹道:“你这是何苦,一个因果持续了千年...而且你现在只身一人,那个陈宫也没有等你吧...”

    “哈哈!”李柔儿发出渗人的大笑,眼中带泪的道:“从你这个走阴人嘴里听到劝我了断因果,真是太可笑了!”

    “你们会做的,不只是将我们这样心有不甘的人直接打入地狱么!”

    “一个无情的走阴人,在这里装什么慈悲!”

    “而且陈宫之所以没等我,还不是因为他们姚家!”

    “直到死去,我们之间的误会也没有解开,他又为何要等我!”

    “你说,我不该恨上千年么!”